• <menu id="ekwcs"><nav id="ekwcs"></nav></menu>
  • <dd id="ekwcs"></dd>
    鵑城文化

    一瓣醬心 山城飄香

    2020-03-12 本站 3837

    六月的天,火紅的太陽煎烤著山城的每一個角落,地面熱浪滾滾好似火爐,知了也不再鳴唱,就連呼吸也有了些焦灼的味道。汽車駛過街道喘著嗤嗤悶氣,挪動著疲憊步子顯得力不從心。昔日喧囂的大街,川流不息的人們也不知躲哪兒去了,城市有了點少有的寧靜和沉悶。一個身影匆匆穿行在烈日下,一會跨過了大街,一會又掠過小巷,一會登上了石階,一會又消失在了樹蔭。他身著有些汗斑和酸味的體恤,腳穿一雙白色旅游鞋,肩挎一個黑色布包,體型略胖。在他身后不遠處還跟著一個年紀不大的小伙,樣子看起有些憨憨的實誠和敦厚。

    只見他倆快步跨進了街邊的一家超市,眼睛不時張望像是在搜尋著什么,時而又停下腳步向旁邊的人詢問著什么。不一會倆人走到一個身著綠色體恤的大姐旁邊,不停的說著比劃著。面前的大姐,燙著一頭卷發,上衣別著胸牌,顯得干練整潔又親切近人。倆人被大姐七拐八拐的領到了一間房前,屋里堆滿了如山一樣的貨物,一架又一架,一層又一層,鱗次櫛比望不到盡頭。屋里的空氣似火燒一樣,人也好像掉入了蒸籠,汗珠頃刻間就爬滿了額頭。兩人走到一排貨架前,伸出臂膀摟起幾個貨箱就走,沉沉的箱體壓在手臂上,后背的衣服很快就浸濕了一片。

    兩人穿過逼仄的巷道,到了一排貨架面前,熟練的劃開箱體,從箱里拿出一瓶又一瓶的“鵑城牌”豆瓣,快速的在貨架上拾掇著,每一瓶豆瓣在他們手里好似孩子般被呵護,每一瓶都被輕輕的擦拭干凈擺放整齊。他倆似一對孿生兄弟,一揚一取,動作嫻熟而默契,時而用衣角擦拭一下額頭,時而退后端詳貨架片刻,一瓶瓶豆瓣就像國慶被檢閱的哨兵那樣在貨架上整齊劃一的排列著。位置、排面、品項、價簽、清潔……每一項工作,每一個環節,每一個動作都是那樣的熟練專業。旁邊的大姐露出了贊美的微笑。

    時間一分一秒的逝去,一瓶瓶“鵑城牌”豆瓣像亭亭玉立的少女整齊地排列在貨架上,幾分溫婉又幾分與眾不同,哥倆看著滿架的產品相視一笑出了店門,消失在了人流中。天有些暗了下來,走在暮色蒼茫的大街,偶爾一縷醬味從路旁餐館櫥窗里飄出,我忍不住咽了咽涎水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……


    彩票助手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